董希淼:上海建设国际一流金融中心的机遇挑战和对策
来源:中国金融家杂志 | 作者:严同球 | 发布时间: 2020-04-08 | 429 次浏览 | 分享到:
导读:自1992年党的十四大提出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目标以来,历经5个五年计划的实施,上海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中取得长足进步。2020年2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会同“两会一局”、上海市政府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金融支持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意见》(下文简称《意见》),助推2020年基本建成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笔者认为,下一步,应该把握好历史机遇,从五个方面采取措施,加快推进上海国际一流金融中心建设。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取得历史成就



从国际金融中心构成基本要素来看,上海在国际金融中心主体架构、金融对外开放水平及人民币价格形成能力、经济辐射效应等三个方面的建设取得显著成效。


1.主体架构已经基本确立


一是金融要素市场汇聚,市场体系进一步完善。目前上海已经形成了一个由债券、股票、保险、货币、黄金、外汇、商品及金融期货等构成的全国性现代金融市场体系,拥有上海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黄金交易所等具有较大影响力的金融要素市场。二是上海金融机构进一步聚集,金融机构体系更加健全。多家商业银行和保险、证券机构将总部设在上海,主要商业银行先后在上海成立分支机构,外资金融机构也纷纷将机构总部设在上海。三是金融产品种类增加,市场参与主体增多。上海债券市场已全面涵盖境外央行类机构及其管理产品,QFII(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和R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等中长期机构投资者。四是金融基础设施进一步优化。如上海清算所中央对手交易机制发展快,已初步建立本外币、多产品、跨市场的中央对手清算业务体系。


2.金融市场开放水平提高,人民币价格形成功能增强


近年来,上海金融市场对外开放不断提速。一方面,在证券市场上,我国A股相继被纳入明晟(MSCI)指数、富时罗素全球指数,债券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等各大主流国际指数,人民币价格形成功能增强。此外,相继推出“沪港通”“债券通”“黄金国际版”等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支持外资金融机构加快在上海布局。另一方面,在银行市场上,支持外资银行开展代理发行、代理兑付等业务。在保险市场上,我国放开在沪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支持外资来沪经营保险代理和公估业务,支持设立外资控股人身险公司,不断提高金融开放水平。


3.经济辐射能力和辐射效应进一步扩大


2013年,我国率先在上海设立自由贸易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形成联动效应。央行上海总部会同相关部门先后出台20余项政策文件及相关细则,推动自贸区金融制度创新性改革。如人民币跨境业务及监管模式的建立、经常项目完全可兑换及有管理的资本项目可兑换、建立有风险管控的自由贸易账户(FT)系统、金融简政放权等措施,极大推动自由贸易区建设,进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这20多项金融创新制度在上海自贸区率先实施,进而复制推广到全国。上海作为“领头羊”,为全国金融改革和自贸区建设积累经验。


上海建设国际一流金融中心到了最佳时间窗口


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和金融业改革开放深化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与此同时,当今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将上海建设成为国际一流金融中心恰逢其时。


1.国际金融中心竞争格局发生变化


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是对世界各国金融中心最具影响力的评估方式,其指数形成的依据是“因素评价模型”,主要方面有五项,即商业环境、金融环境、基础设施、人力资本和总体声誉。从国际金融中心发展的角度来说,英国执意“脱欧”和美国保护主义及逆全球化政策,都对国际金融体系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伦敦和纽约这两大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也将受到冲击。


2.中国自身经济实力不断增强


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看,2019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接近100万亿元人民币,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大关。随着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日趋深化,中国的经济韧性很强,未来发展空间巨大。依托于此,上海建立一流的国际金融中心底气十足。


2019年,我国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呈现明显提速的状态。当年7月,金融委办公室发布11条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政策措施,大幅度放宽金融市场准入条件或业务范围,目前多项措施已落实到位,不少外资金融机构已经进入中国实际开展业务。


3.人民币国际化程度正在加深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末,全球各经济体央行持有的外汇储备中,人民币资产占比升至2.01%,超过澳大利亚元、加拿大元和瑞士法郎,创IMF自2016年10月报告人民币储备资产以来最高水平。人民币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资产中的占比上升,反映出2016年底人民币纳入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后,全球外汇储备管理机构持有人民币资产的兴趣增加,对美元的依赖有所降低,有利于促进全球外汇储备资产多元化。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已经被很多国家视为除美元以外的最佳国际结算货币。


上海建设国际一流金融中心的对策探析


根据《意见》,2020年上海将基本建成国际金融中心,形成“6+1”基本国际金融中心格局,即“六个中心”和“一大系统”,包括全球资产管理中心、全球人民币支付清算中心、跨境投融资服务中心、金融科技中心、国际保险中心、金融风险管理与压力测试中心,以及一个优良的金融生态系统,并为下一步建成国际一流金融中心奠定基础。


根据上海与伦敦、纽约等国际金融中心城市的比较和相关的权威国际金融中心评价指标,上海对外开放度如资本项目可兑换需进一步开放、风险管理水平需进一步提升、营商环境及高端金融人才数量等软环境需进一步优化。从长远来看,根据金融发展趋势来看,未来评价国际金融中心的指标很可能会包括金融科技发展相关指标。


因此,上海应把握历史机遇和时间窗口,重点从以下几个方面发力,提升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质量,进一步向建成国际一流金融中心迈进。


1.提高人民币金融资产配置国际占比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水平的持续提升及人民币在各国储备资产中占比的提高,人民币资产陆续加入国际普遍使用的重要股票和债券指数,如明晟指数、彭博巴克莱指数等,因此,被动的、指数型的全球资产管理者会增加人民币金融资产的配置。由于目前我国资本项目部分可兑换,资本市场未完全开放,故应推动资本项下可兑换的进一步开放。与此同时,应加强与“一带一路”建设联动,并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推动金融开放,提高人民币国际化水平,进而建设互联互通的国际金融体系。一方面,随着投资和贸易不断增加,对金融服务的需求会日益增加,上海可打造成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的合作平台,推动建设新兴金融规则,鼓励金融机构在沿线各国设分支机构,以此将上海打造成服务于沿线投资和贸易活动的大动脉。另一方面,虽然人民币国际化水平已有提升,但金融产品缺乏创新,同样会阻碍沿线国家提高对人民币金融产品的配置占比,因此应当通过与沿线国家金融机构的合作来研发创新性的金融产品,增强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如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一带一路”债券,以此提高人民币金融产品的国际配置占比,增强人民币的渗透力和扩张力,同时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化水平。


2.提升人民币金融资产风险管理能力


伴随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汇率市场化改革以及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等进一步推进,人民币金融资产配置比率在国际占比提升,相应就会面临市场、流动性等风险,因此应采取措施提高人民币金融资产的风险管理能力。首先,基于市场化的风险管理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定价,要完善金融产品的定价机制,采取每日交易的连续报价,确保市场定价正确反映产品价值,避免金融产品价格不合理波动,降低市场风险;另一方面是对冲,随着“一带一路”等合作倡议实施,金融风险的国际关联性也增强。上海要积极研发和创新各种金融衍生工具,通过衍生工具市场,进行金融产品组合,用市场化的套期保值方式对冲风险。其次,金融业改革和开放不能操之过急,要有序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资本账户的开放可以另辟蹊径,用好FT账户。由于FT账户有“金融安全阀”作用,可根据监管需要随时调节松紧,这对风险控制有较好的作用。


3.与金融科技中心形成联动效应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全球金融增长点在于金融科技,未来的国际金融中心评价将可能增加金融科技相关指标。2019年10月,人民银行印发《关于促进金融科技发展支持上海建设金融科技中心的指导意见》,并以此为抓手,积极支持上海探索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在金融领域的应用,占领金融科技制高点,提升金融科技支撑上海建设国际一流金融中心能力。笔者建议,一方面,上海应继续积极布局和深化金融科技应用试点。上海金融科技企业主要分布在黄浦区、浦东新区、虹口区以及徐汇区、普陀区和杨浦区等区域,浦东新区陆家嘴金融城是上海发展金融科技的发力点之一。另一方面,上海应集聚智力资源助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在高校设立金融科技方向相关人才培养的专业和项目,培养助力建设国际一流金融中心的金融科技人才。与此同时,要立足当前,注意发挥已有优势,采取进一步措施,支持中国银联及建信金科、兴业数金等金融科技公司更好地发挥作用,并吸引更多金融机构和科技公司在上海设立机构。


4.持续优化金融营商环境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需要一个优良营商环境。对国际金融中心而言,营商环境主要是金融运行和监管的市场环境、法律环境、政务环境等。首先,在市场环境方面,随着上海国际化步伐加快,金融运行和监管机制也应当适应国际化,进行相应调整。根据中央部署,应健全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和信息共享机制,健全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和反逃税等相关制度。具体来说,要针对金融跨市场、跨国界活动的特点,实施“穿透式”监管。一是探索建立符合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特点的金融税收制度等维护上海商贸活动运转。二是应建立起金融与海关、商务等部门的协调监管机制。其次,在优化法律环境方面,要构建国际化的法律法规环境,如建立专业的金融法院,提升金融案件审理的专业性和效率。此外,在优化政务环境方面,政府与金融机构要积极合作,开设金融便民服务中心,提升服务质效;政府要简政放权,深化金融体制机制改革,改进和加强地方金融监管。


5.不断聚集中高端金融人才


金融的竞争从根本上来说是人才的竞争,国际金融中心的一个重要衡量指标是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高端金融人才数量。一方面,上海要吸引全球金融业优质人才,要健全吸引金融人才的体制机制与发展环境,将上海建设成金融从业者理想的工作城市,将中国及全球的金融精英聚集上海。另一方面,要有针对性地自主培养相关金融人才。金融机构应密切与高校、科研机构联系,为金融人才培养提供实践环境;学校教育要紧跟金融业发展特别是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对专业人才的需求,业界、学界深化产学研合作,共同为金融业培养和输送专业化、国际化的中高端人才。


综上所述,从更长的时间维度看,上海应把握历史机遇和顺应未来金融发展趋势,将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作为长期工作,久久为功,持续发力。


(董希淼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硕士生导师;黄娇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硕士研究生)


来源:中国金融家杂志